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惨遭虐待的女人
惨遭虐待的女人
我今年三十岁,在一家电脑公司做文秘。说起身材相貌嘛,我知道男人们给过八十到九十分。前一阵和处了两年的男朋友分了手,因为我感觉他太娘娘气了,和他在一起,时间长了,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。什么事都要我做主,刚开始时的感觉还挺好,他这么爱我,什么都听我的,可时间长了,就发现他有时比我还女人气,我想要一个大哥哥样的,坚强,有力,能保护我的,我可不想找个小妹妹。于是就分手了。刚分手还挺消沉,现在好了,单位工作挺忙,没有了心病,心情也清松了许多。今天是周五,当我完成工作后,就可以享受老板特许一周的休假,正棒。为了不使我的休假给公司带来麻烦,我又额外做了很多善后工作,全完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走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沉浸在明天休期的喜悦中,全没注意到身边的变化。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,一把将我拦腰抱住,随即把我压倒在地。我当时吓呆了,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,都忘了反抗。压住我的人用力将我的双臂扳到身后,我感觉到他正在用什么东西绑我的手腕,这时我才想到要挣扎反抗,我刚开始扭动身体,可那人一下坐在我的屁股上,轻易就制止了我的挣扎。当我想开口喊叫时,在我的眼前出现一双皮鞋,那是另外一个人。他蹲下来伸手托住我的下巴,手指捏住我的两腮,真痛啊!我不得不张开嘴,他将一团布塞进我的嘴里,接着一根布带勒在我的两齿间,并在后脑勺系上。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,隔着布团,显得那么遥远无力。接着一个黑布套套在我的头上,我什么都看不到了。天啊,谁来救救我呀!坐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已经我的双手牢牢捆住,他又反坐在我的大腿上,将我的两只脚腕捆在一起。然后我感觉到一种力量将我的脚和手往一起拉,被捆绑的部位又痛又麻,我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顺着这股力量走,我分明地感觉到我的双手已经挨到了双脚,又被绳索牢牢固定住。我现在大约像一只反弓着的虾咪,无助地躺在地上,任人摆布。过了一会,听到一辆汽车停在旁边,一个人将我抱了起来,放在车上,我听不到有人说话,只听到车开动的声音,抱我上车的那个人,将我横放在他的腿上,不断将手伸到我的敏感部位,我尽力扭动身体逃避着,可又怎么能逃远呢?那人一会将手伸进我的上衣,揉我的乳房,一会又伸到裙子里,摸我的下身,我被他搞得直喘粗气,心里又恨又怕。车子转来转去,过了好一会,车停了下来,我被两人抬着走了一段路,接着被放下,头上的布罩被取了下来,灯光刺得我一时什么也看不清,过了一会,我终于看到面前蹲着的两个男人。一个看起高一些,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,他们的头上都带着用女人连裤袜做成的面罩,只有眼睛和嘴露上外面,长什么样就看不清了。高个子手拿着一把刀在我在前晃来晃去,我害怕极了,生怕他们就要杀了我。高个子说道:“小姐,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戴着面罩吗?因为我们并不想杀了你,只要你能听话,好好合作,我们玩够了就会放了你,听懂了就点点头。”他倒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,听到这里我的恐惧感才算减轻了些。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刚刚才二十二岁,好日子才开始,可不想就这么死了。于是我费力地点点头。小个子解开将我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,总算舒服点了,我活动了一下腰,把腿收到身前。小个子拉下我裙子的拉链,很容易就将它脱了下来,高个子则用刀拍着我的脸说:“合作点,懂吗?”我想:能保住命就不错了,被强奸看来是免不了啦,现在的情况,被绑成这个样子,反抗也没有用,反正我也不是处女,不就是那回事吗?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。于是就点了点头。小个子将我的内裤和连裤袜一起脱到脚腕处,接着,他解开我脚上的绳子,当时我真想踢他一脚,可是没敢。他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,再将内裤和裤袜也脱掉,现在我的下身赤裸了。高个子扶起我,带我走到一个小桌子前面,桌子比我的大腿根稍低一些,大约半米宽,长约一米。高个子坐在桌子上,用双腿圈住我的腰,开始伸手解我的上衣扣。小个子则蹲在我身后,拿了一根约四十公分长的木棍,立放在我的膝窝处,然后用绳子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打结,将木棍紧紧地绑在我的腿后面,双腿都被如此处理后,我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曲膝,只能直挺挺地站着。接着小个子又将我的双腿分开,将脚腕分别绑在桌子两边的腿上,这时高个子已将我的上衣解开,小个子解开捆住我双手的绳子。唉!手都被绑得发麻了……,高个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,命令道:“脱掉你的上衣和乳罩。”我的腿和腰都在他们的控制中,面前是明晃晃的尖刀,任何反抗都是不可能的,我顺从地脱掉上衣,可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脱掉胸罩,可真难为情。“啪。”我的脸上挨了一下,吓得我赶忙把手伸到背后,解开挂钩,从肩上取下胸罩,就这样,我丰满的双乳都暴露在他眼前。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……小个子不给我一点进行遮掩的时间,立刻将我的双手扭背在身后,对我说:“左手抓住右胳膊,右手住抓左胳膊。”没法子,我只好尽力按他的要求去做。我感到他将我叠放在一起的小臂用绳子捆在一起,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每个胳膊上绕了两圈,然后小个子开始向中间收紧两臂间的绳子,我的双臂被拉的向中间靠拢,双肩也随着向后展开到了极限,他在我后背打了个结固定住,剩下的绳子绕到下面已经被绑住的手臂,然后他向上提拉绳索,当他看到我提拉的绳子逼得向前倾时,一只手按住后背上的绳子,另一只手将绳子绕到我的脖子前面,接着又绕回到背后,他向下拉着绳子,使它尽可能地缩短,最后绑到我身后的某条绳子上。我的手臂就这么吊在身后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绑法,为什么为要搞得如此复杂,我只是觉得这比刚才只绑手腕要难受多了。绳子经过的地方又痛又酸又麻。更恼人的是,脖子那里的绳子使我呼吸困难,连咽口水都痛。为了减轻绳子对脖子的压力,我不得不尽力把头向后挺,为了减轻双肩被向后拉的痛苦,同时又得将胸膛向前挺。挺胸抬头向前看,再适合我现在的样子了不过了。你们知道吗?其实女人最怕被别人看到的其实不是下身,而是乳房,很简单,因为那里离脸近嘛。可是我现在不但掩饰不了自己的双乳,还得努力向外挺出,把它们尽可能地展现给面前的男人。我看见大个子双眼盯在我的胸膛,眼珠都快掉出来了,心里那种羞辱和恼怒就别提了。终于大个子的目光转到我的脸上。他伸出手解开缠在我嘴上的布条,拿出我嘴里面塞的布团。终于又可以畅快地呼吸了,我刚要恳求他放了我,就见他用刀在嘴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吓得我话到嘴边又咽下。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,中间有一个圆环,两边连有皮带。他命令我张开嘴,没办法,只好照做。他将圆环平塞进我嘴里,皮带绕到脑后,随着皮带的勒紧,口内的圆环逐渐立了起来,它外面虽然包着一层皮革但仍然很硬,顶得我上颌生痛,我无奈只好顺着它立起的角度张开嘴,待他系好皮带时,那该死的圆环已完全直立,而我的嘴已被这个圆环撑得张开到了最大限度。他又拿过一条绳子。“天啊,他们好像非常喜欢捆绑女人,怎么没完没了,我都已经被绑得动了啦,我不会反抗啦,你们奸完我,快放我走吧。”我在心里大叫着。他把绳子横在我的乳房上面向身后绕去,在背后交叉又绕到胸前,这回是系在乳房下面,待他收紧绳子后,打了一个结,然后将绳的一端穿过乳沟,和乳房上面横着的绳子扣紧。本来这时的我已将胸挺得不能再挺了,在这两股绳子的压力作用下,我的乳房又被向外挤出了一些。突然,我感觉到自己的乳房比平常胀大了许多。我从没想到自己乳房会变得这么大。“要是在外面走,一定会迷死很多男人的,见鬼,我怎么会在这种倒楣的时候想到这些呢?”大个子跳下桌子,小个子在后面用力推我趴在桌子上,大个子搬动我的双肩调整我趴的位置,使我的两个乳房正好能悬在桌子外面。他将胸前剩下的另一股绳子从桌下递给小个子,小个子接过绳子绕过我的腰,用力向下拉并在桌底绑好。我现在腹部完全贴在桌面上,身体再也无法移动了。这时我才明白刚才他们为什么要在我的腿后面绑上木棍,桌面比我分开的大腿还要低一些,因为无法弯曲膝盖,腹部又紧贴桌面,所以的屁股撅得老高。我分明地感觉到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而且分开的双腿,使我的阴唇也左右分开了,我能感觉到一阵阵凉气掠过我的下身。我感觉自己的样子像是一只母狗,(真难听)在等着交配。最最糟糕的是,在这种最能令女人感到屈辱的姿势下,我竟然开始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。我开始有点期待他们进一步的孽待。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。大个子拿了一个水杯放在我的面前,正好对着我的嘴,我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空杯子。“给我水喝吗?不太像……”他们开始围在我身边评头论足,好像是说我很正点之类的话。突然小个子离开了,他回来时,蹲在我身后,抓住我的脚,“在干什么呢?天啊,他在给穿鞋,我刚才脱下的高跟鞋。”那双鞋的鞋跟足有五公分高,穿上以后,我的脚后跟离开地面,变成掂脚站着,不,应该是掂脚趴着。高跟鞋此时已变成了一种刑具,它使我的屁股向天空撅得更高,我感到了整个下身都在努力向外挣脱,腰部好像要断开了,“天啊,我以后再也不穿高跟鞋了。”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。此时的我再也没有支持头部的力量了,我无力地低垂下头,啊。面前水杯的作用我也明白了。口中的圆环固执地挺立着,使我仍然必须大大地张开嘴,这样我的口腔就失去了所有的活动能力,根本无法进行吞咽,而此时口腔内唾液的分泌也似比平常旺盛好多倍,它们开始顺着我的双唇和舌头流了出来,在我的上下唇形成两条发亮的水线,水线拉成长丝,一滴一滴,一直流到杯子里,这两个人一定是常干这种事,什么都预备好了。说真的,这些是我从没经历过,想也没有想到过的,虽然在心里感到非常羞辱,但在感观上却越来越感到刺激。小个子开始抚摸我的全身,从后背一直摸到屁股,再到大腿,小腿,我的肌肤随着他的抚摸颤抖着,被绳索捆绑的地方开始由酸痛变成一种骚痒,一直钻到心里,再漫延到全身各处,我本能地开始扭动身体,可在绳索的束缚下,根本无法实现,于是巨大的骚动开始向下身聚集。小个子突然说道:“小姐,你长的很不错而你的性感觉也很好,瞧,我才这么两下,花蜜就流出来了。”听到他的话,一股热血猛地涌向我的头部,真的,虽说看不见,但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下身的生殖器象上面的嘴一样,在分泌,在流出,在滴下。”我怎么能在强奸中产生性欲呢?不,现在还没被奸,我这是怎么了。我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强烈的性冲动,天啊,我不想这样。太没道理了。”正在我胡思乱想时。一个温暖潮湿柔软的东西,在我的阴缝里由下到上地划过,按照已往的经验,我知道是小个子用舌头在舔我的阴部,啊,太舒服了,我全身立刻颤栗起来,我要这种感觉,我拚命地夹紧屁股,希望能抓住他的舌头,让他永远留在那里。在我面前大个子脱光了衣服,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根粗大的阴茎,说实话,我男朋友的阴茎和他没法比,他伸手揉捏着我胀大的乳房,不时捏一下勃起的乳头。其实刚才小个子在后面那几下我已经动情了,现在的我已经进入兴奋的阶段了。我开始期待被强奸,我知道自己的阴道口已经张开,因为一丝丝的凉气正通过那里钻进我的身体,我拚命地喘着粗气,在喉咙里发出呻呤,来表达我的兴奋。我听到小个在后面叫道:“阴蒂冒出来了,太好了,你可真骚啊!”说实话,我特别反感把女人叫成骚货这类话,太侮辱我们了,可当时我却感到自己真的很棒,小个子对我的阴蒂发动了攻击,用舌头揉,舔,转,顶,用嘴吹,吸。那一刻,我像一只叫春的母猫一样号叫起来,我尽可能上下左右晃动屁股,来配合小个子的舌头。“快点,快点,我要到了,要到了,啊……”我在心里呼喊着。终于我的阴蒂上象起爆了一颗原子弹,变灼热无比,接着,就像冲击波一样,热浪迅速席卷全身,啊,我放声尖叫,太刺激了,如果不是嘴里那讨厌的圆环,使我的声音听起来像远处的猫叫,一定会让很多人听到。真的,这是我此次高潮唯一的缺憾,因为我无法用任何方式发泄我的满足。小个子站起身来,接着,一个圆圆的东西顶在我的阴道口上面。“来了,终于来了,我就要被强奸了,来吧!快点。”我的身体早已准备好了被强奸,真的,无论他怎样奸我,我都愿意。我的大脑已完全没有了排斥,肉体的需要变成了第一位。他的龟头挤进来了,唔,好大,我能感觉到阴道口是被撑开的,最紧处被撑得又酸又麻,那感觉真强烈,真好过瘾。第一次被这么粗的阴茎进入身体,不怕被你笑话,在此之前我还不知道男人也有大有小,我男朋友也能带给我满足,我就认为他是最好的,想不到,他个子不高,阴茎却这么粗大。不过小个子他很坏,只把龟头在我阴道里进来出去,反反覆覆却不肯深入,搞得我深处非常空虚,我用力夹紧阴道来表示我的不满,小个子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,说道:“小妹妹,等不及了吗?你再多夹我几下。”当我再次夹紧时,毫无征兆的他猛地顶了进来,我的阴道内早就非常湿润了,我根本没法抓住他,他的龟头一直撞到我的子宫口上,我的阴道被塞得满满的,那种被塞满的感觉真是妙极了,我兴奋得浑身直抖,嘴里发出满足的尖叫,小个子开始进行长而有力的抽插,我的阴道也紧紧地包裹住他的阴茎,随着一波一波进攻,我很快又被带到的快感的顶峰,我分明地感到小腹和下身的抽动,一股热浪由阴道深处涌出扩散到身体每一处,这次比刚才的高潮又强烈了许多。我好像整个人被重新组合了一样。小个子停了下来,好像在等待我的消退。大个子托起我的下巴,怒张的阴茎象机枪一样直指我张开了双唇,我也有过口交的经验,但都是由我来控制,我不会让男友的阴茎太过深入,可现在所有控制权都在大个子手里,他却和小个子不同,第一次就长驱直入。说实话,当他刚插进我的嘴里时,火热的阴茎接触我冰凉的口唇时,感觉也很奇妙,可是他通过圆环,一直往里面走,龟头顶到了我的嗓子眼,我就受不了啦。而他呢,才不过一半而已。身上的绳子将我牢牢地捆在桌子上阻止我向后躲开,口里该死的圆环,使我无法用牙去咬他,他的阴茎深深地进入我的喉咙,我感到他的阴毛碰到了我的鼻子,接着,我的双唇便贴紧了他的身体,唉呀,我的胃开始翻江捣海,在我即将开始呕吐的前一秒,他抽了出来,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我开始诅咒发明这种圆环的人,它不仅使我刚才无法尽情地叫喊,而且使我的嘴也变成了毫无反抗能力的阴道,大个子命令道:“你的口交技术可不怎么样,快点用你的舌头为我服务,否则我就再来几下深的。”我只好尽力用舌头环绕他的龟头运动,希望他能可怜可怜我。身后的小个子又开始抽动了,消散的性欲开始重聚,我尽力调整头部的角度来适应嘴里的阴茎,慢慢地它再深入我也变得不再那么恶心了。他两人配合着,一起进,一起出,我上下两个嘴都被占据着。我开始迷失方向,性欲的力量,超过了一切,他们进入的时候我满足,他们离开的时候我空虚。以前和男友的性生活,我也很快乐,但他们两人带给我的是一种全新的感受,用这种方式做爱,哦,不,是强奸,给我的肉体一种震撼,我在他们的操纵下,颤抖着,疯狂着。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,无休止的高潮,一次一次把我整个击碎,又一次一次地使我重生。我的全身布满汗珠。下身份泌的爱液,顺着大腿一直流到鞋里,口中的唾液也流满了前胸。身后的小个子,开始发出急速地喘吸,伸插变得短暂而急促,猛地,他全力撞了来,粗大龟头用力顶住我的子宫颈,一股炎热的急流喷射出来,他的精液射在我微张的宫颈口上,同前面的高潮都不同,这回我的子宫爆炸了,我全身颤抖着,阴道全力抓着他的阴茎,像是要把他榨干一样。面前的大个子也加快了速度,深深地插进我的喉咙,此时的我基本上无法呼吸,处于一种半窒息的状态,呕吐的感觉没有了,缺氧的大脑开始产生幻觉。快感竟然也在嘴里产生了。终于一股浓浓的液体射出来了,火热的精液烧灼着我的食道。我从没吞食过精液,那味道怪怪的,和开始阴茎头分泌出的那种咸咸的液体完全不同,挺难吃的。但是他并没有离开我,我只好仰着头,艰难把精液一点一点都咽进了肚里。最终他们都满足地离开了我的身体,而我则进入一种虚脱的状态,那是极度兴奋过后的一种自然反应,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他们将那一杯从我嘴里流出的唾液分着喝了,还称赞我有很好的味道。过了不知多久,他们开始解开我身上的束缚,讨厌的口环也取掉了,当我被扶着站直身体时,阴道内的气体被挤了出来,发出象放屁的响声,小个子的精液也一股劲地涌了出来。我突然感到很害羞,红着脸低下头,我知道我那时一定很美,以致于他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赞叹。我被他们轻柔地抬进浴室,因为当时我根本没有力气走路了,他们将我放在一张床上,用温水洗静我的全身,还帮我按摩被绳索捆绑的地方,那里留着红红印痕。最后他们将我擦干,抱着我放在卧室的床上,两人拥抱着我,而我则像孩子似的蜷缩在他们的怀里,轻轻地抽泣着。这两个人开始向我讲述他们已注意我好一段时间了,因为我的美丽,他们不想伤害我,但却一定要得到我,他们说为了不使自己陷入危险,他们一直带着面罩,这样就可以让我因为不知道他们长的模样,也就无法报警了。真的,我心里很感激他们,否则,对我先奸后杀,也不用费什么力气,他们一直将连裤袜套在头上,那滋味一定不好受,我穿在身上时间长了还热呢。他们又问我今天是否感觉很好,是否在作爱中得到了满足。我在内心中做了激烈的挣扎,最终肉体的感觉占了上峰,我坦白地告诉他们,这时我从没经历过的。一开始很害怕,但后来感觉很好。但我还是对他们的所做所为感到奇怪。他们又告诉我这是世界上很流行的做爱方式,叫什么SM啦,BOND啦,他们告诉我女人内心都有一咱被强暴的渴望,当她们处于这种极度的被动时,身体的潜能会被激发,使她们能绝对地投入到性爱中,可以达到平常做爱所达不到的性高潮。真的,我理解了,当我从恐惧变成认命时,当我从自由变成被禁梏时,我的感觉器官也从不停的四处搜索变得专一。完全为性这个主题所服务,于是我不再为自己的变化而感到羞傀,我只不过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。一个普通女孩完全不知道的层次。两个人居然恳求我留下来,再玩一次,我心里虽然还是不愿意,但也不敢过分抗拒,万一他们翻脸,我还是逃不掉,我告诉他们,今天太累了,我需要休息,明天可以吗?他们同意了,但要再进行一次捆绑,并称之为“调教”首先是对乳房的捆绑,他们让我举高双手,绑法和刚才差不多,只是在腋下又增加了两个绳扣,将上下的绳索连在一起,这倒有点像只没有布面的胸罩,他们告诉我,这样可以让女人的乳房更丰满,更挺直,虽然有点痛,但是简单实用,效果也很好,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方法,但怕我承受不了,今天就不用了。绑完乳房后,我的双手被拢到身后,他们先用一根绳子将我的胳膊肘紧紧地绑在一起,再将手腕捆在一起。我感觉自己好像只有一条胳膊还长在后背上了。接下他们在我的腰上绑了一根绳子,然后开始在剩下的绳子上打结,每间隔两公分打一个打了好几个。“奇怪的工作。”我问他们为什么,他们只告诉我这是能使我发骚的工具。我说:“讨厌,不许用这个字。”奇怪的是我的语调居然撒骄的成份居多,他们说:“好吧,就算发情好了。”打好结后,他们让我跪在床上,绳子通过我的下身拉到屁股后面,和后腰上的绳子绕了个圈后,拉紧以后穿过肘部的绳子绑在手腕上。绳子立刻深深地陷进入我的下身,我感觉它们分开了阴唇,而那几个结正好落在阴蒂,阴道口,和肛门这几个最敏感的部位上。“啊呦……”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喘,浑身上下立刻火烧火燎的。当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时,小个子将我的一只脚腕绑上绳子,然后将小腿折向大腿,当我的后脚跟挨到的屁股时,剩下的绳子和大腿牢牢捆紧,大个子则把我脱下的内裤和连裤袜揉成一团,塞进我的嘴里。我看到他特意将我的内裤翻了过来,把紧贴阴部的裤裆放在最外面,还放在自己的鼻子下,用力闻了闻,看着我裤衩裆部那块发黄的印记,我的脸羞得通红,谁都知道,二十几岁女孩的生理特点,那个地方哪有太清爽的? 而我这两天由于工作太紧,也没换洗,更何况先前的惊吓,我的小便也有一点……唉呀呀,真是羞死人了。不过看到他陶醉的神情,我倒也想知道自己那里面是什么味了。舌头触到了那又粘又滑的表面,有点咸有点酸,还有更多的就是尿骚味了。大概把女人叫成骚货就是从这来的吧。然后他拿了一像口罩样的东西盖在我的嘴上,这个东西可比口罩复杂多了,首先在嘴的位置上有一个圆柱,塞进我嘴里后,又能阻止我合拢双唇,外面的皮革从我的鼻子下面一直包到下巴,左右两颊也全被包在里面,还有三根皮带分别系在后脑,头顶和下巴。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变成了一个包裹。现在我除了打喷涕,要发出能让他们听见的声音都很难了。这样被捆绑好后,他们告诉我要出去一下,抽根烟。随手关了灯,离开了房间。我沉浸在黑暗中,我静静地躺着,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想了没多久,全身被绳索捆绑的地方开始随着心跳而跳动,尤其是两个乳房,每次心跳都会将血液挤进,而绳索又阻止血液的回流,我开始觉得双乳一跳一跳地增大,乳头也开始向上勃起。全身开始燥动起来,我努力的翻身,想压住乳房,缓解一下它的肿胀,那成想手臂的一点活动,立即带动陷进阴部的绳子,它在阴部产生的磨擦,刺激得我全身直抖,直想把身体缩成一团,老天,缩成一团后,我的阴部反而更向外挺出,磨擦的也越激烈。我开始不停的变换姿势,那条被折绑腿,无论怎么放,都和另一条腿形成鲜明的反差,我好像被割裂成两部分。不管我变成什么姿势,仰躺着,趴着,侧卧,坐着,跪着,都不会让我消停几秒,我在床上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停地翻来滚去,而每一次身体的变化,都会牵动那根要命的绳子,尤其是那几个绳结,牢牢地叮在我最敏感的部位,无情地啃咬着,先前的那种捆绑方法,我是丝毫不能动弹,现在比那时好多了,我可以做许多动作,但情况更糟,你根本找不出一种可以让你舒舒服服呆着的姿势,有选择反而比没选择更加让我无所适从。刚开始,嘴里的内裤和丝袜还能吸收些水分,现在却已经被口水饱和了,随着我的翻动,唾液流了我满脸都是,无法出声的闷骚,(请原谅,我也对自己使用了这个字,因为它实在是太贴切不过了)更让人难以忍受,全身布满汗珠,像水洗了一样,而下身更是重灾区,滑溜溜的爱液旺盛地分泌着,沾满了大腿,甚至有些都跑到了腹部。我开始渴望那两个男人回到身边,只有他们才能浇熄我的欲火。突然,灯亮了。他们站在床边,我毫不犹豫地向他们翻滚,向他们献媚,他们则抚摸我的全身,很快我全身的束缚都被解开了,口罩什么的都没了,轻松了,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他们服务中去,用我的嘴,用我的每一寸肌肤。我上下的嘴被他们轮流插入,我的乳房被压扁,乳头被拉长,但这些给我的不是痛苦而是欢乐,这次做爱,我不仅将肉体奉献出来,心灵也给了他们。当我们最终平静下来,已是凌晨四点,他们答应送我回家,只不过为了给我一个永久的回忆还要再给我装办一下。这最后的捆绑很简单,仍是那条系在下身的绳子,还是那样,在腰系紧,穿过下身系在后腰,乳房没有捆绑,我戴上胸罩,穿好上衣,套上裙子,他们又为我穿上湿露露的内裤和连裤袜,穿好鞋,当这一切整理好后,我的双手又在背后被捆住,不过这次勒得不算紧,瞧,我已经适应许多了。黑布套又套在头上,他们扶着我,一直坐上车,当车停下后,我被带下车,头罩被取下,是高个子,他把一片药塞进我嘴里,我吓了一跳,只听他说:“原谅我们,今天都没用避孕套。你大概不会想怀孕吧,你放心,吃了这片药就不会有事了。另外还请你放心,我们哥俩,并不乱搞,和你一样干净。”我吞下药后,他将我的坤包举在面前让我张开嘴,包的肩带在齿间绕了两圈,包则挂在的后颈处,我背后的手中多一串钥匙。他对我说:“那几十米,你得自己走回去了,再见。”“再见”这两个字说得怪怪的。车开走了,在空旷的街上,我独自艰难地往家走,每一步下身的绳子都会咬我一口,好不容易来到家门,我背过身,费力的打开房门。在厨房里,我用小刀割开手腕上的绳子,一边走回到床上,一边脱光衣服,当我精疲力尽地扑倒在床上时,疲劳,困倦一起袭来,我都没有力气去解开下身的束缚,就这样睡着了。当下腹的胀痛把我唤醒时,已是上午十点多了。晃晃当当来到卫生间里,一屁股坐在马桶上,唉悠,下身的绳子使我又跳了起来。昨天那刺激的经历又出现在脑海里,我伸手到后腰上想解开绳扣,也不知怎地,手抖的厉害,尿急的催促使我在几秒钟后放弃了解绑,先尿了再说,实在忍不住了,当小便喷涌而出时,陷在下身里的绳子把温热的尿液传递到了整个阴缝,火热的刺激和排尿时的舒畅使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。最后我还是用刀才解决掉那条让我发骚(不,是发情,也不是,应该叫……该死,讨厌)的绳子。没有束缚,我轻松了。看着身上遍布的红印,心里的感触很多,昨天究竟算什么?强奸吗?自己也曾主动过,痛苦吗?欢乐也不少。报警吗?绝对不会,因为公司的赵女士的老公就是刑警,她常在公司里讲一些案子,好像她的资讯有多灵似的。她也讲过关于强奸方面的事,那些员警对这种事最感兴趣了,他们会问你被奸时姿势怎样,腿分得有多开,对方的阴茎有多长,等等,等等,详细得不得了,我何必让他们再把自己的精神强奸一次呢,算了,不想了,就让这一切过去吧!至少我还活着。? ---【全文完】---我今年三十岁,在一家电脑公司做文秘。说起身材相貌嘛,我知道男人们给过八十到九十分。前一阵和处了两年的男朋友分了手,因为我感觉他太娘娘气了,和他在一起,时间长了,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。什么事都要我做主,刚开始时的感觉还挺好,他这么爱我,什么都听我的,可时间长了,就发现他有时比我还女人气,我想要一个大哥哥样的,坚强,有力,能保护我的,我可不想找个小妹妹。于是就分手了。刚分手还挺消沉,现在好了,单位工作挺忙,没有了心病,心情也清松了许多。今天是周五,当我完成工作后,就可以享受老板特许一周的休假,正棒。为了不使我的休假给公司带来麻烦,我又额外做了很多善后工作,全完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走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沉浸在明天休期的喜悦中,全没注意到身边的变化。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,一把将我拦腰抱住,随即把我压倒在地。我当时吓呆了,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,都忘了反抗。压住我的人用力将我的双臂扳到身后,我感觉到他正在用什么东西绑我的手腕,这时我才想到要挣扎反抗,我刚开始扭动身体,可那人一下坐在我的屁股上,轻易就制止了我的挣扎。当我想开口喊叫时,在我的眼前出现一双皮鞋,那是另外一个人。他蹲下来伸手托住我的下巴,手指捏住我的两腮,真痛啊!我不得不张开嘴,他将一团布塞进我的嘴里,接着一根布带勒在我的两齿间,并在后脑勺系上。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,隔着布团,显得那么遥远无力。接着一个黑布套套在我的头上,我什么都看不到了。天啊,谁来救救我呀!坐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已经我的双手牢牢捆住,他又反坐在我的大腿上,将我的两只脚腕捆在一起。然后我感觉到一种力量将我的脚和手往一起拉,被捆绑的部位又痛又麻,我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顺着这股力量走,我分明地感觉到我的双手已经挨到了双脚,又被绳索牢牢固定住。我现在大约像一只反弓着的虾咪,无助地躺在地上,任人摆布。过了一会,听到一辆汽车停在旁边,一个人将我抱了起来,放在车上,我听不到有人说话,只听到车开动的声音,抱我上车的那个人,将我横放在他的腿上,不断将手伸到我的敏感部位,我尽力扭动身体逃避着,可又怎么能逃远呢?那人一会将手伸进我的上衣,揉我的乳房,一会又伸到裙子里,摸我的下身,我被他搞得直喘粗气,心里又恨又怕。车子转来转去,过了好一会,车停了下来,我被两人抬着走了一段路,接着被放下,头上的布罩被取了下来,灯光刺得我一时什么也看不清,过了一会,我终于看到面前蹲着的两个男人。一个看起高一些,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,他们的头上都带着用女人连裤袜做成的面罩,只有眼睛和嘴露上外面,长什么样就看不清了。高个子手拿着一把刀在我在前晃来晃去,我害怕极了,生怕他们就要杀了我。高个子说道:“小姐,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戴着面罩吗?因为我们并不想杀了你,只要你能听话,好好合作,我们玩够了就会放了你,听懂了就点点头。”他倒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,听到这里我的恐惧感才算减轻了些。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刚刚才二十二岁,好日子才开始,可不想就这么死了。于是我费力地点点头。小个子解开将我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,总算舒服点了,我活动了一下腰,把腿收到身前。小个子拉下我裙子的拉链,很容易就将它脱了下来,高个子则用刀拍着我的脸说:“合作点,懂吗?”我想:能保住命就不错了,被强奸看来是免不了啦,现在的情况,被绑成这个样子,反抗也没有用,反正我也不是处女,不就是那回事吗?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。于是就点了点头。小个子将我的内裤和连裤袜一起脱到脚腕处,接着,他解开我脚上的绳子,当时我真想踢他一脚,可是没敢。他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,再将内裤和裤袜也脱掉,现在我的下身赤裸了。高个子扶起我,带我走到一个小桌子前面,桌子比我的大腿根稍低一些,大约半米宽,长约一米。高个子坐在桌子上,用双腿圈住我的腰,开始伸手解我的上衣扣。小个子则蹲在我身后,拿了一根约四十公分长的木棍,立放在我的膝窝处,然后用绳子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打结,将木棍紧紧地绑在我的腿后面,双腿都被如此处理后,我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曲膝,只能直挺挺地站着。接着小个子又将我的双腿分开,将脚腕分别绑在桌子两边的腿上,这时高个子已将我的上衣解开,小个子解开捆住我双手的绳子。唉!手都被绑得发麻了……,高个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,命令道:“脱掉你的上衣和乳罩。”我的腿和腰都在他们的控制中,面前是明晃晃的尖刀,任何反抗都是不可能的,我顺从地脱掉上衣,可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脱掉胸罩,可真难为情。“啪。”我的脸上挨了一下,吓得我赶忙把手伸到背后,解开挂钩,从肩上取下胸罩,就这样,我丰满的双乳都暴露在他眼前。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……小个子不给我一点进行遮掩的时间,立刻将我的双手扭背在身后,对我说:“左手抓住右胳膊,右手住抓左胳膊。”没法子,我只好尽力按他的要求去做。我感到他将我叠放在一起的小臂用绳子捆在一起,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每个胳膊上绕了两圈,然后小个子开始向中间收紧两臂间的绳子,我的双臂被拉的向中间靠拢,双肩也随着向后展开到了极限,他在我后背打了个结固定住,剩下的绳子绕到下面已经被绑住的手臂,然后他向上提拉绳索,当他看到我提拉的绳子逼得向前倾时,一只手按住后背上的绳子,另一只手将绳子绕到我的脖子前面,接着又绕回到背后,他向下拉着绳子,使它尽可能地缩短,最后绑到我身后的某条绳子上。我的手臂就这么吊在身后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绑法,为什么为要搞得如此复杂,我只是觉得这比刚才只绑手腕要难受多了。绳子经过的地方又痛又酸又麻。更恼人的是,脖子那里的绳子使我呼吸困难,连咽口水都痛。为了减轻绳子对脖子的压力,我不得不尽力把头向后挺,为了减轻双肩被向后拉的痛苦,同时又得将胸膛向前挺。挺胸抬头向前看,再适合我现在的样子了不过了。你们知道吗?其实女人最怕被别人看到的其实不是下身,而是乳房,很简单,因为那里离脸近嘛。可是我现在不但掩饰不了自己的双乳,还得努力向外挺出,把它们尽可能地展现给面前的男人。我看见大个子双眼盯在我的胸膛,眼珠都快掉出来了,心里那种羞辱和恼怒就别提了。终于大个子的目光转到我的脸上。他伸出手解开缠在我嘴上的布条,拿出我嘴里面塞的布团。终于又可以畅快地呼吸了,我刚要恳求他放了我,就见他用刀在嘴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吓得我话到嘴边又咽下。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,中间有一个圆环,两边连有皮带。他命令我张开嘴,没办法,只好照做。他将圆环平塞进我嘴里,皮带绕到脑后,随着皮带的勒紧,口内的圆环逐渐立了起来,它外面虽然包着一层皮革但仍然很硬,顶得我上颌生痛,我无奈只好顺着它立起的角度张开嘴,待他系好皮带时,那该死的圆环已完全直立,而我的嘴已被这个圆环撑得张开到了最大限度。他又拿过一条绳子。“天啊,他们好像非常喜欢捆绑女人,怎么没完没了,我都已经被绑得动了啦,我不会反抗啦,你们奸完我,快放我走吧。”我在心里大叫着。他把绳子横在我的乳房上面向身后绕去,在背后交叉又绕到胸前,这回是系在乳房下面,待他收紧绳子后,打了一个结,然后将绳的一端穿过乳沟,和乳房上面横着的绳子扣紧。本来这时的我已将胸挺得不能再挺了,在这两股绳子的压力作用下,我的乳房又被向外挤出了一些。突然,我感觉到自己的乳房比平常胀大了许多。我从没想到自己乳房会变得这么大。“要是在外面走,一定会迷死很多男人的,见鬼,我怎么会在这种倒楣的时候想到这些呢?”大个子跳下桌子,小个子在后面用力推我趴在桌子上,大个子搬动我的双肩调整我趴的位置,使我的两个乳房正好能悬在桌子外面。他将胸前剩下的另一股绳子从桌下递给小个子,小个子接过绳子绕过我的腰,用力向下拉并在桌底绑好。我现在腹部完全贴在桌面上,身体再也无法移动了。这时我才明白刚才他们为什么要在我的腿后面绑上木棍,桌面比我分开的大腿还要低一些,因为无法弯曲膝盖,腹部又紧贴桌面,所以的屁股撅得老高。我分明地感觉到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而且分开的双腿,使我的阴唇也左右分开了,我能感觉到一阵阵凉气掠过我的下身。我感觉自己的样子像是一只母狗,(真难听)在等着交配。最最糟糕的是,在这种最能令女人感到屈辱的姿势下,我竟然开始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。我开始有点期待他们进一步的孽待。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。大个子拿了一个水杯放在我的面前,正好对着我的嘴,我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空杯子。“给我水喝吗?不太像……”他们开始围在我身边评头论足,好像是说我很正点之类的话。突然小个子离开了,他回来时,蹲在我身后,抓住我的脚,“在干什么呢?天啊,他在给穿鞋,我刚才脱下的高跟鞋。”那双鞋的鞋跟足有五公分高,穿上以后,我的脚后跟离开地面,变成掂脚站着,不,应该是掂脚趴着。高跟鞋此时已变成了一种刑具,它使我的屁股向天空撅得更高,我感到了整个下身都在努力向外挣脱,腰部好像要断开了,“天啊,我以后再也不穿高跟鞋了。”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。此时的我再也没有支持头部的力量了,我无力地低垂下头,啊。面前水杯的作用我也明白了。口中的圆环固执地挺立着,使我仍然必须大大地张开嘴,这样我的口腔就失去了所有的活动能力,根本无法进行吞咽,而此时口腔内唾液的分泌也似比平常旺盛好多倍,它们开始顺着我的双唇和舌头流了出来,在我的上下唇形成两条发亮的水线,水线拉成长丝,一滴一滴,一直流到杯子里,这两个人一定是常干这种事,什么都预备好了。说真的,这些是我从没经历过,想也没有想到过的,虽然在心里感到非常羞辱,但在感观上却越来越感到刺激。小个子开始抚摸我的全身,从后背一直摸到屁股,再到大腿,小腿,我的肌肤随着他的抚摸颤抖着,被绳索捆绑的地方开始由酸痛变成一种骚痒,一直钻到心里,再漫延到全身各处,我本能地开始扭动身体,可在绳索的束缚下,根本无法实现,于是巨大的骚动开始向下身聚集。小个子突然说道:“小姐,你长的很不错而你的性感觉也很好,瞧,我才这么两下,花蜜就流出来了。”听到他的话,一股热血猛地涌向我的头部,真的,虽说看不见,但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下身的生殖器象上面的嘴一样,在分泌,在流出,在滴下。”我怎么能在强奸中产生性欲呢?不,现在还没被奸,我这是怎么了。我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强烈的性冲动,天啊,我不想这样。太没道理了。”正在我胡思乱想时。一个温暖潮湿柔软的东西,在我的阴缝里由下到上地划过,按照已往的经验,我知道是小个子用舌头在舔我的阴部,啊,太舒服了,我全身立刻颤栗起来,我要这种感觉,我拚命地夹紧屁股,希望能抓住他的舌头,让他永远留在那里。在我面前大个子脱光了衣服,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根粗大的阴茎,说实话,我男朋友的阴茎和他没法比,他伸手揉捏着我胀大的乳房,不时捏一下勃起的乳头。其实刚才小个子在后面那几下我已经动情了,现在的我已经进入兴奋的阶段了。我开始期待被强奸,我知道自己的阴道口已经张开,因为一丝丝的凉气正通过那里钻进我的身体,我拚命地喘着粗气,在喉咙里发出呻呤,来表达我的兴奋。我听到小个在后面叫道:“阴蒂冒出来了,太好了,你可真骚啊!”说实话,我特别反感把女人叫成骚货这类话,太侮辱我们了,可当时我却感到自己真的很棒,小个子对我的阴蒂发动了攻击,用舌头揉,舔,转,顶,用嘴吹,吸。那一刻,我像一只叫春的母猫一样号叫起来,我尽可能上下左右晃动屁股,来配合小个子的舌头。“快点,快点,我要到了,要到了,啊……”我在心里呼喊着。终于我的阴蒂上象起爆了一颗原子弹,变灼热无比,接着,就像冲击波一样,热浪迅速席卷全身,啊,我放声尖叫,太刺激了,如果不是嘴里那讨厌的圆环,使我的声音听起来像远处的猫叫,一定会让很多人听到。真的,这是我此次高潮唯一的缺憾,因为我无法用任何方式发泄我的满足。小个子站起身来,接着,一个圆圆的东西顶在我的阴道口上面。“来了,终于来了,我就要被强奸了,来吧!快点。”我的身体早已准备好了被强奸,真的,无论他怎样奸我,我都愿意。我的大脑已完全没有了排斥,肉体的需要变成了第一位。他的龟头挤进来了,唔,好大,我能感觉到阴道口是被撑开的,最紧处被撑得又酸又麻,那感觉真强烈,真好过瘾。第一次被这么粗的阴茎进入身体,不怕被你笑话,在此之前我还不知道男人也有大有小,我男朋友也能带给我满足,我就认为他是最好的,想不到,他个子不高,阴茎却这么粗大。不过小个子他很坏,只把龟头在我阴道里进来出去,反反覆覆却不肯深入,搞得我深处非常空虚,我用力夹紧阴道来表示我的不满,小个子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,说道:“小妹妹,等不及了吗?你再多夹我几下。”当我再次夹紧时,毫无征兆的他猛地顶了进来,我的阴道内早就非常湿润了,我根本没法抓住他,他的龟头一直撞到我的子宫口上,我的阴道被塞得满满的,那种被塞满的感觉真是妙极了,我兴奋得浑身直抖,嘴里发出满足的尖叫,小个子开始进行长而有力的抽插,我的阴道也紧紧地包裹住他的阴茎,随着一波一波进攻,我很快又被带到的快感的顶峰,我分明地感到小腹和下身的抽动,一股热浪由阴道深处涌出扩散到身体每一处,这次比刚才的高潮又强烈了许多。我好像整个人被重新组合了一样。小个子停了下来,好像在等待我的消退。大个子托起我的下巴,怒张的阴茎象机枪一样直指我张开了双唇,我也有过口交的经验,但都是由我来控制,我不会让男友的阴茎太过深入,可现在所有控制权都在大个子手里,他却和小个子不同,第一次就长驱直入。说实话,当他刚插进我的嘴里时,火热的阴茎接触我冰凉的口唇时,感觉也很奇妙,可是他通过圆环,一直往里面走,龟头顶到了我的嗓子眼,我就受不了啦。而他呢,才不过一半而已。身上的绳子将我牢牢地捆在桌子上阻止我向后躲开,口里该死的圆环,使我无法用牙去咬他,他的阴茎深深地进入我的喉咙,我感到他的阴毛碰到了我的鼻子,接着,我的双唇便贴紧了他的身体,唉呀,我的胃开始翻江捣海,在我即将开始呕吐的前一秒,他抽了出来,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我开始诅咒发明这种圆环的人,它不仅使我刚才无法尽情地叫喊,而且使我的嘴也变成了毫无反抗能力的阴道,大个子命令道:“你的口交技术可不怎么样,快点用你的舌头为我服务,否则我就再来几下深的。”我只好尽力用舌头环绕他的龟头运动,希望他能可怜可怜我。身后的小个子又开始抽动了,消散的性欲开始重聚,我尽力调整头部的角度来适应嘴里的阴茎,慢慢地它再深入我也变得不再那么恶心了。他两人配合着,一起进,一起出,我上下两个嘴都被占据着。我开始迷失方向,性欲的力量,超过了一切,他们进入的时候我满足,他们离开的时候我空虚。以前和男友的性生活,我也很快乐,但他们两人带给我的是一种全新的感受,用这种方式做爱,哦,不,是强奸,给我的肉体一种震撼,我在他们的操纵下,颤抖着,疯狂着。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,无休止的高潮,一次一次把我整个击碎,又一次一次地使我重生。我的全身布满汗珠。下身份泌的爱液,顺着大腿一直流到鞋里,口中的唾液也流满了前胸。身后的小个子,开始发出急速地喘吸,伸插变得短暂而急促,猛地,他全力撞了来,粗大龟头用力顶住我的子宫颈,一股炎热的急流喷射出来,他的精液射在我微张的宫颈口上,同前面的高潮都不同,这回我的子宫爆炸了,我全身颤抖着,阴道全力抓着他的阴茎,像是要把他榨干一样。面前的大个子也加快了速度,深深地插进我的喉咙,此时的我基本上无法呼吸,处于一种半窒息的状态,呕吐的感觉没有了,缺氧的大脑开始产生幻觉。快感竟然也在嘴里产生了。终于一股浓浓的液体射出来了,火热的精液烧灼着我的食道。我从没吞食过精液,那味道怪怪的,和开始阴茎头分泌出的那种咸咸的液体完全不同,挺难吃的。但是他并没有离开我,我只好仰着头,艰难把精液一点一点都咽进了肚里。最终他们都满足地离开了我的身体,而我则进入一种虚脱的状态,那是极度兴奋过后的一种自然反应,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他们将那一杯从我嘴里流出的唾液分着喝了,还称赞我有很好的味道。过了不知多久,他们开始解开我身上的束缚,讨厌的口环也取掉了,当我被扶着站直身体时,阴道内的气体被挤了出来,发出象放屁的响声,小个子的精液也一股劲地涌了出来。我突然感到很害羞,红着脸低下头,我知道我那时一定很美,以致于他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赞叹。我被他们轻柔地抬进浴室,因为当时我根本没有力气走路了,他们将我放在一张床上,用温水洗静我的全身,还帮我按摩被绳索捆绑的地方,那里留着红红印痕。最后他们将我擦干,抱着我放在卧室的床上,两人拥抱着我,而我则像孩子似的蜷缩在他们的怀里,轻轻地抽泣着。这两个人开始向我讲述他们已注意我好一段时间了,因为我的美丽,他们不想伤害我,但却一定要得到我,他们说为了不使自己陷入危险,他们一直带着面罩,这样就可以让我因为不知道他们长的模样,也就无法报警了。真的,我心里很感激他们,否则,对我先奸后杀,也不用费什么力气,他们一直将连裤袜套在头上,那滋味一定不好受,我穿在身上时间长了还热呢。他们又问我今天是否感觉很好,是否在作爱中得到了满足。我在内心中做了激烈的挣扎,最终肉体的感觉占了上峰,我坦白地告诉他们,这时我从没经历过的。一开始很害怕,但后来感觉很好。但我还是对他们的所做所为感到奇怪。他们又告诉我这是世界上很流行的做爱方式,叫什么SM啦,BOND啦,他们告诉我女人内心都有一咱被强暴的渴望,当她们处于这种极度的被动时,身体的潜能会被激发,使她们能绝对地投入到性爱中,可以达到平常做爱所达不到的性高潮。真的,我理解了,当我从恐惧变成认命时,当我从自由变成被禁梏时,我的感觉器官也从不停的四处搜索变得专一。完全为性这个主题所服务,于是我不再为自己的变化而感到羞傀,我只不过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。一个普通女孩完全不知道的层次。两个人居然恳求我留下来,再玩一次,我心里虽然还是不愿意,但也不敢过分抗拒,万一他们翻脸,我还是逃不掉,我告诉他们,今天太累了,我需要休息,明天可以吗?他们同意了,但要再进行一次捆绑,并称之为“调教”首先是对乳房的捆绑,他们让我举高双手,绑法和刚才差不多,只是在腋下又增加了两个绳扣,将上下的绳索连在一起,这倒有点像只没有布面的胸罩,他们告诉我,这样可以让女人的乳房更丰满,更挺直,虽然有点痛,但是简单实用,效果也很好,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方法,但怕我承受不了,今天就不用了。绑完乳房后,我的双手被拢到身后,他们先用一根绳子将我的胳膊肘紧紧地绑在一起,再将手腕捆在一起。我感觉自己好像只有一条胳膊还长在后背上了。接下他们在我的腰上绑了一根绳子,然后开始在剩下的绳子上打结,每间隔两公分打一个打了好几个。“奇怪的工作。”我问他们为什么,他们只告诉我这是能使我发骚的工具。我说:“讨厌,不许用这个字。”奇怪的是我的语调居然撒骄的成份居多,他们说:“好吧,就算发情好了。”打好结后,他们让我跪在床上,绳子通过我的下身拉到屁股后面,和后腰上的绳子绕了个圈后,拉紧以后穿过肘部的绳子绑在手腕上。绳子立刻深深地陷进入我的下身,我感觉它们分开了阴唇,而那几个结正好落在阴蒂,阴道口,和肛门这几个最敏感的部位上。“啊呦……”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喘,浑身上下立刻火烧火燎的。当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时,小个子将我的一只脚腕绑上绳子,然后将小腿折向大腿,当我的后脚跟挨到的屁股时,剩下的绳子和大腿牢牢捆紧,大个子则把我脱下的内裤和连裤袜揉成一团,塞进我的嘴里。我看到他特意将我的内裤翻了过来,把紧贴阴部的裤裆放在最外面,还放在自己的鼻子下,用力闻了闻,看着我裤衩裆部那块发黄的印记,我的脸羞得通红,谁都知道,二十几岁女孩的生理特点,那个地方哪有太清爽的? 而我这两天由于工作太紧,也没换洗,更何况先前的惊吓,我的小便也有一点……唉呀呀,真是羞死人了。不过看到他陶醉的神情,我倒也想知道自己那里面是什么味了。舌头触到了那又粘又滑的表面,有点咸有点酸,还有更多的就是尿骚味了。大概把女人叫成骚货就是从这来的吧。然后他拿了一像口罩样的东西盖在我的嘴上,这个东西可比口罩复杂多了,首先在嘴的位置上有一个圆柱,塞进我嘴里后,又能阻止我合拢双唇,外面的皮革从我的鼻子下面一直包到下巴,左右两颊也全被包在里面,还有三根皮带分别系在后脑,头顶和下巴。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变成了一个包裹。现在我除了打喷涕,要发出能让他们听见的声音都很难了。这样被捆绑好后,他们告诉我要出去一下,抽根烟。随手关了灯,离开了房间。我沉浸在黑暗中,我静静地躺着,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想了没多久,全身被绳索捆绑的地方开始随着心跳而跳动,尤其是两个乳房,每次心跳都会将血液挤进,而绳索又阻止血液的回流,我开始觉得双乳一跳一跳地增大,乳头也开始向上勃起。全身开始燥动起来,我努力的翻身,想压住乳房,缓解一下它的肿胀,那成想手臂的一点活动,立即带动陷进阴部的绳子,它在阴部产生的磨擦,刺激得我全身直抖,直想把身体缩成一团,老天,缩成一团后,我的阴部反而更向外挺出,磨擦的也越激烈。我开始不停的变换姿势,那条被折绑腿,无论怎么放,都和另一条腿形成鲜明的反差,我好像被割裂成两部分。不管我变成什么姿势,仰躺着,趴着,侧卧,坐着,跪着,都不会让我消停几秒,我在床上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停地翻来滚去,而每一次身体的变化,都会牵动那根要命的绳子,尤其是那几个绳结,牢牢地叮在我最敏感的部位,无情地啃咬着,先前的那种捆绑方法,我是丝毫不能动弹,现在比那时好多了,我可以做许多动作,但情况更糟,你根本找不出一种可以让你舒舒服服呆着的姿势,有选择反而比没选择更加让我无所适从。刚开始,嘴里的内裤和丝袜还能吸收些水分,现在却已经被口水饱和了,随着我的翻动,唾液流了我满脸都是,无法出声的闷骚,(请原谅,我也对自己使用了这个字,因为它实在是太贴切不过了)更让人难以忍受,全身布满汗珠,像水洗了一样,而下身更是重灾区,滑溜溜的爱液旺盛地分泌着,沾满了大腿,甚至有些都跑到了腹部。我开始渴望那两个男人回到身边,只有他们才能浇熄我的欲火。突然,灯亮了。他们站在床边,我毫不犹豫地向他们翻滚,向他们献媚,他们则抚摸我的全身,很快我全身的束缚都被解开了,口罩什么的都没了,轻松了,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他们服务中去,用我的嘴,用我的每一寸肌肤。我上下的嘴被他们轮流插入,我的乳房被压扁,乳头被拉长,但这些给我的不是痛苦而是欢乐,这次做爱,我不仅将肉体奉献出来,心灵也给了他们。当我们最终平静下来,已是凌晨四点,他们答应送我回家,只不过为了给我一个永久的回忆还要再给我装办一下。这最后的捆绑很简单,仍是那条系在下身的绳子,还是那样,在腰系紧,穿过下身系在后腰,乳房没有捆绑,我戴上胸罩,穿好上衣,套上裙子,他们又为我穿上湿露露的内裤和连裤袜,穿好鞋,当这一切整理好后,我的双手又在背后被捆住,不过这次勒得不算紧,瞧,我已经适应许多了。黑布套又套在头上,他们扶着我,一直坐上车,当车停下后,我被带下车,头罩被取下,是高个子,他把一片药塞进我嘴里,我吓了一跳,只听他说:“原谅我们,今天都没用避孕套。你大概不会想怀孕吧,你放心,吃了这片药就不会有事了。另外还请你放心,我们哥俩,并不乱搞,和你一样干净。”我吞下药后,他将我的坤包举在面前让我张开嘴,包的肩带在齿间绕了两圈,包则挂在的后颈处,我背后的手中多一串钥匙。他对我说:“那几十米,你得自己走回去了,再见。”“再见”这两个字说得怪怪的。车开走了,在空旷的街上,我独自艰难地往家走,每一步下身的绳子都会咬我一口,好不容易来到家门,我背过身,费力的打开房门。在厨房里,我用小刀割开手腕上的绳子,一边走回到床上,一边脱光衣服,当我精疲力尽地扑倒在床上时,疲劳,困倦一起袭来,我都没有力气去解开下身的束缚,就这样睡着了。当下腹的胀痛把我唤醒时,已是上午十点多了。晃晃当当来到卫生间里,一屁股坐在马桶上,唉悠,下身的绳子使我又跳了起来。昨天那刺激的经历又出现在脑海里,我伸手到后腰上想解开绳扣,也不知怎地,手抖的厉害,尿急的催促使我在几秒钟后放弃了解绑,先尿了再说,实在忍不住了,当小便喷涌而出时,陷在下身里的绳子把温热的尿液传递到了整个阴缝,火热的刺激和排尿时的舒畅使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。最后我还是用刀才解决掉那条让我发骚(不,是发情,也不是,应该叫……该死,讨厌)的绳子。没有束缚,我轻松了。看着身上遍布的红印,心里的感触很多,昨天究竟算什么?强奸吗?自己也曾主动过,痛苦吗?欢乐也不少。报警吗?绝对不会,因为公司的赵女士的老公就是刑警,她常在公司里讲一些案子,好像她的资讯有多灵似的。她也讲过关于强奸方面的事,那些员警对这种事最感兴趣了,他们会问你被奸时姿势怎样,腿分得有多开,对方的阴茎有多长,等等,等等,详细得不得了,我何必让他们再把自己的精神强奸一次呢,算了,不想了,就让这一切过去吧!至少我还活着。? ---【全文完】---